(轉載自我的bloghttps://wootwoot.hk/2021/06/04/today/

沒想到,在短短25年,這個社會裏所有的真相,都變得模糊。

原來每6件我的事實當中就有4件是別人的fake news。
原來低脂可減肥可致肥可減肥。
原來運動是暴動是運動。

你我看到的、聽到的、體驗到的、原來是都不可能一樣的。我們可同意的、可共覓的,越來越少。

現在我們只可以依靠別人替我們的warrior hearts代言。我們只可以透過暗淡的顏色尋找共鳴和同志。我們只可以把我們對土根的愛與抱負,寄託於灣仔長大的小肉鮮22歲的壽辰派對。

我覺得很懦弱。自己所有的選擇,都很自私。我在逃避、在放棄。我是一個活廢老。每次當孩子問及一些連我自己這個成年人也不明白的問題時,我都會騙他說:「你長大後就會明白的。」我很討厭自己為什麼找不到勇氣,跟他說實話?「孩子,你長大後就會明白如何妥協的。」

維克多·弗蘭克在「Man’s Search For Meaning」一書裏說:「當一個人成功找到『意義』後,他會找到快樂,也會找到應對痛苦的能耐。」

所以每逢佳節,我都會問自己:「我是否每天都在做連三歲小孩子都知道是有意義的事情嗎?」

對我而言,唯一能幫助自己找到在這個社會偷生的能耐,就是常常認真地回答這個問題。

(自https://wootwoot.hk/2021/01/17/fengzikai/

過往九個多月,每朝晨光乍現前,都會利用泡咖啡的數分鐘,細讀明川先生著作的「豐子愷漫畫書選繹」。

這本書是明川先生在七十年代中編寫的。而我讀的這個版本,是從二手書店裏撿回來的九十年代的修訂本。雖然在肺炎疫情期間無法外遊,但我透過此書,在過去九個多月,完成了一個八十多年的時光旅行:

三十年代老人對童真的愛慕。
二戰時代兒童騎天馬與轟炸機共舞。
七十年代文人對中華一瀉千里的眷戀。
九十年代港人,在金碧輝煌的盛世的片刻,驀然回首,撈摸成長的傷麟。

「會不會?有人在公務之餘,春秋歲月裏,偶爾在風中月下踱一回方步?」

會不會?

註:我已經很少在medium寫作,原因是因為我不想再依賴第三方平台,想嘗試建立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平台。如有意八卦我的無聊細語,請到我的博客,www.wootwoot.hk,

(轉載自https://wootwoot.hk/2020/11/04/trump2020/

是日美國總統大選,全球矚目。今年,香港人對此也特別關注,皆因未來四年將會是中國在世界定位的一個重要的分水嶺。

中國國力經過了幾十年的發展,成功成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體系之一。同時她利用她經濟方面的影響力,鞏固其國際關係,沖擊所謂的world order。 香港自回歸以來,爭論不斷。部分的人不滿共產黨對一國兩制的演繹,希望透過國際壓力對中國作出制衡,保全他們認知的香港。

這次美國總統大選之所以特別受港人關注,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香港人覺得美國出現了一個願意抗衡中國的總統-特朗普。很多反共的港人特別支持特朗普。

我想提出一個思路。

任何國家要制衡中國,自身必須穩健強大。世界上能與中國匹敵的大國,就只有美國,別無他國。在這場比拼,中國美國都必須要穩健強大。要美國穩健強大,美國就要內無憂、外無患。我相信這是一個大部份人都能同意的思路。 且看今日美國,內部分化,國際關係混亂。

內憂:聯邦州府關係緊張。失控的疫情反應其應變能力之弱。BLM等的社會運動等呈現嚴重的社會兩極化。

外患:國際關係不穩定。

特朗普絕對不是沒有建樹,但我們必須考量整體的情況。美國今天非常不穩定,其內憂非常耗力。而且我看不見特朗普政府有能力穩定自己的社會。 疫情之前,雖然美國股市屢創佳績,社會好像萬象皆美,但一個肺炎,就披露了美國的脆弱。特朗普政府根本沒有能力應對危機。更嚴重的,是疫情爆發後,一連串的社會危機接踵而來,另動盪不斷惡化。特朗普政府不單止沒有把握危機來鞏固其實力,反而導致其大選選情變得更糟糕,另拜登有機可乘。 試想想,如果中國真的要攻擊美國,今天的美國實在不堪一擊。這是誰的責任? 試想想,如果繼續有政黨、極左組織、州政府等,要在美國搗蛋,特朗普政府能應對嗎?我們憑什麼可以看到他們會有跟過往四年不一樣的統治技巧?理智地想,期望特朗普政府突然可以有效地維穩,如何不只是痴心妄想呢?

這不是一個政治取向的問題。這只是一個純粹關乎統治實力的問題。特朗普統治的美國,有精力和能力跟任何大國對衡嗎? 至於拜登有否這個能力?不知道。但可客觀看到的,是特朗普沒有這個能力。這是可觀察到的事實,並無其他。

(轉載自https://wootwoot.hk/2020/11/04/trump2020/